您当前位置:洛阳复旦通博娱乐官方网站 >> 中小学部 >> 中小家教 >> 家教指导 >> 浏览文章
家教指导 HOT RANK
  • 家长讲堂
  • 家 委 会
  • 家教指导
  • 热门文章 HOT RANK
     

    如何不再为孩子写作业而抓狂?

    时间:2015年06月09日信息来源:转自微信 点击: 【字体:

    家庭教育畅销书《顺应心理,孩子更合作》维尼老师著——一本书,可以让一个家庭幸福!

      如何不再为孩子写作业而抓狂?

      安安妈妈在我这里做了一个月的咨询,顺利地解决了写作业磨蹭的问题。

      我的女儿现在上二年级,感觉孩子存在很多问题,不自信、爱烦躁,特别是写作业方面有时很让我抓狂,经常要磨蹭到晚上10 点钟,曾经有一段时间我特别无助和痛苦。经朋友介绍,在维尼老师这里咨询了一个月,现在过去两个月了,我和孩子的生活已经有了不少改善和进步,我对女儿和自己都有了信心。

      我一个深切的体会:永远不要抱怨自己的孩子学不好,只能怪自己不会教。

      第一次向维尼老师咨询,我就像倒苦水似的,把小孩的诸多毛病全部讲出来。维尼老师告诉我,不要胡子眉毛一起抓,要讲究策略,某些问题先放一放,多宽容,先去抓住重点,这样有助于有效解决问题。

      这句话给我指明了方向。以前简直不能想孩子的事,一想就心痛:比如作业磨蹭、做事不专心、对大人没礼貌、为人处世任性、做事没节制,等等,太多太多。说起她,我就一肚子火。长此以往,对她对我都有很大影响,严重影响了亲子关系。现在学会了把某些事情放下,学会理解和宽容,这样孩子好像没有那么多问题了。

      经过沟通,我才发现自己身上的习惯性思维多么可怕!

      维尼:很多家长想当然地形成了很多不合理的习惯性思维,因为已经形成习惯,所以意识不到它们的存在,更不可能去反思它们是否合理。

    如何不再为孩子写作业而抓狂?

     1. “你应该会”

      辅导孩子的时候,我总想着:这么简单的题,你应该会!所以,如果孩子不会,我会大怒。这种习惯性思维一直伴随着我,但我不知道这是不合理的,导致一年级时她的学习让我万分痛苦,却找不到解药。以前经常因此对她大吼大叫,看着她那种不解的眼神,我的火就特别大,还因此狠狠地打过她,现在想起来非常懊悔、心痛。

      因为频繁如此,形成条件反射,后来一说到学习(特别是数学题),她就有点害怕。现在才知道这个习惯性思维是不合理的,才明白不懂得接受孩子的学习现状,是无形中造成孩子对学习恐惧的直接原因。

      现在我懂得:存在的就是合理的,孩子对题目不会、不懂、不明白都是有原因的,不是我想当然认为的“你应该会”。比如前些天,有一道题:30 的一半是多少?她看了几分钟都没有写出来,我当时又火大了,特别着急。可她越看我着急,就越是做不出来(这就是头脑一片空白的状态)。过了半天,她才支支吾吾地说:“3 不是单数吗?怎么会有一半呢?”听到她这样说,我才忽然想到,这是因为她对单数、双数的理解还不够牢固,所以才会出现这种状况。顿时,我的火气全消了。正如维尼老师所说的:我们都应该通过现象去冷静、理智地分析 “孩子不会”的深层次原因,如果发脾气,只会把孩子越推越远。

      2. “很正常,没什么”

      我一直是一个比较追求完美的人,所以对待孩子,一直高标准、严要求,现在想来真是大错特错!

      以前每当9 点我就认为她应该睡觉了,不去,我会发火;看电视说看一集,为啥看完后你还要赖,我又发火;说好只买一个礼物,看到好的又要买第二个,我也会发火,觉得她说话不算数;晚上要求9 点前上床睡觉,如果9 点还没洗澡,我也会发火。可每次一发完火,又后悔得要命,对孩子的伤害已经造成,这令我和孩子痛苦不堪。

      现在我很用心地去领会“很正常,没什么”这六字真言,发现真得很有魔力,给了我很大的启发。孩子毕竟是孩子,就算调皮点、随性些,又怎么样呢?为什么我一直把她当成人来要求,而不能把她当作孩子来看呢?而且我想当然地认为:你就该服从我的安排,因为我所做的一切就是为了你好!这种不合理的习惯性思维给她造成了很多伤害。在我的硬性安排下,她渐渐烦躁,渐渐缺乏自信,这是我以前不敢面对和承认的。

      因此,维尼老师告诉我:读懂孩子的心很重要,你一定要站在孩子的立场理解她,孩子不是故意捣乱,孩子的表现都是有原因的,有些可能是正常的事情。这样家长的态度和心情肯定不会那么急了,情绪好了,孩子感受到你的温暖,会觉得你理解她而更加信任你。

      维尼:过于勉强的高标准严要求是容易伤人的;不合理的习惯性思维也害死人啊!

      3. 只靠控制自己的情绪还不够

      我向维尼老师咨询时问过这样的问题:为什么我拼命地去控制自己的情绪,但孩子的学习习惯还是不好呢?还是不听我的话,还是不能实现既定的目标,不能执行计划呢?

      维尼老师告诉我:学习涉及很多细节问题,光靠控制情绪是不够的,家长的情绪控制只是必要的第一步。一定要有方法,一定要有解决思路,从一个个细节入手去改善,逐步培养兴趣、信心、习惯,这样才能逐渐进步。

      比如学习的计划性,以前我总想让她自己来制定和控制时间,并按计划来实施,可她总达不到我的要求。遇到这种情况,以前我总会指责她怎么没有时间观念,总是拖沓,还经常为此与她发生冲突。经维尼老师指点后,我发现教育孩子绝不是孩子一方面的问题,需要双方长期的配合、理解。家长控制脾气是一方面,还要帮助孩子克服执行过程中的难点(而不是只让孩子自己去执行),让她享受到进步和成长的喜悦后,就会逐渐进入良性循环。

      维尼:解决孩子的写作业问题,家长的情绪控制是必经的第一步。因为学习需要有一个快乐的心情,家长脾气不好,就会导致孩子学习时有一个糟糕的情绪。但是家长情绪控制好之后,还需要从很多细节入手,改变以前的错误做法,更好地去帮助孩子。做对了,孩子才能更好地进步。如果只是情绪好了,具体的措施没有跟上,孩子的进步可能也是不大的。

      4. 从细节入手帮助孩子的学习

      维尼老师帮我找到了不少细节的问题。

      过去我规定8 点前必须完成作业,如果完不成就不签字。这个方法开始有些效果,但用了一段时间后,我发现如果一说8 点,她就会特别慌张地写字,字写得相当潦草,我更火。而且她一听我说时间,就会特别紧张。

      我以前经常会因为字写得不好而把她作业都擦掉,这样会破坏孩子的兴趣,她觉得烦,不愿做;现在维尼老师建议写不好不要擦,而是去经常鼓励孩子字写得相对不错的地方。实际证明效果不错,孩子的字比以前认真了。

      以前为了培养她独立思考能力,她有不会的题目,我也不去帮她。当她寻求我的帮助时,我的习惯性思维是:你怎么这么不愿意动脑筋!其实她真的不会,而不是故意不做,此时我应该去辅助她,而不是把她往外推。在孩子觉得困难的时候,还逼着她自己想,只会使她烦躁,感到困难而厌烦学习。所以,现在我会及时帮助她(启发引导式的帮助,在我的引导下她可以自己想出做法来),她遇到不会的题目时就不那么烦躁了,而且信心也增强了。

      维尼:妈妈用于培养独立性的方法不能说错误,只是时机不对。比如当我的女儿兴趣、习惯培养好了之后,我会更多地让她自己去想,去动脑。而这之前,我会较多地辅助她。

      以前为了培养她的自主性,我往往等她来叫我检查作业。由于她目前还达不到这样的自觉性,导致无形中浪费了太多的时间。维尼老师建议写完作业后尽快检查,帮助她及早完成学习任务,做得好给予一定的小奖励,坚持两周(奖励在习惯形成的初期会有一定的推动作用)。所以现在作业一做完,我就会主动检查,帮助她体会“早做完作业早去玩”的乐趣。

      维尼:初期帮助检查作业,有利于得到老师的好评,对于激发兴趣是有帮助的,等情况稳定了,再逐渐放手。

      过去,我一直试图寻找一种简单、快速教育孩子的方法,希望能够立竿见影,可是我越着急,情绪越控制不好,亲子关系就越糟糕,孩子越不往我预想的方向发展。通过两三个月的学习,我发现,教育孩子还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,有许多需要思考反省的地方。整个过程中虽有反复,偶尔也会忍不住发脾气,但事后很快就能想通,也不会像过去那样钻牛角尖了。

      维尼:偶尔发脾气是难免的,对自己也要接纳。

      举个写作业的例子吧。放学回家,我对她的要求是休息一会儿就马上写作业。某天放学,女儿说: “妈妈,今天我在学校里做了一半作业,回家想先休息10 分钟,看下央视第九频道,行吗?”过去,我肯定会说:“不要了,快点做完再看,这样又轻松又有效率。”可女儿明显会不乐意,即便去写了作业,也是在心情不佳的状态下完成的。那天,我想了一下,同意了,先看10 分钟也不影响写作业啊,何况能使她有个好状态(写作业有个好心情很重要)。她看了10 分钟,又要吃水果。过去,我肯定不同意,而且会大怒。那天,虽然我已经有点不高兴了,但还是同意给她剥个橘子吃。女儿可能已经感觉到了,吃完后,很主动地对我说:“妈妈,我去写作业了,你过来陪我。”然后在我的脸上狠狠下亲了下,说:“妈妈,我爱你。”这时,所有的不悦烟消云散,女儿高兴地拿出作业本快乐地写起来。我为刚才的不悦感到不好意思,能够理解和包容孩子多好啊!如果像以前那样,一个晚上估计又要在战争中度过了。

      维尼:灵活一些,顺应孩子的心理,孩子会高兴,亲子关系更好,孩子会更合作。由于我态度上的改变,具体做法的改善,以及不断鼓励,孩子的自觉性明显有所提高,过去每天晚上作业要写到10 点,现在基本上在7 点前都能完成,等我检查完,也不过8 点多。我高兴,她也轻松。

     

    (作者:程丰艳 编辑:程丰艳)